發佈於

英國歷史英雄只知道威靈頓公爵?你必須認識的Lord Nelson

說道英國歷史偉人你會想到誰?相信很多人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名字是滑鐵盧戰役中擊敗拿破崙的威靈頓公爵,或是在二戰砲火中領導英國前進的首相邱吉爾。但是,我們今天要談的,是大家就算沒聽過名字,也看過他面孔的英國海軍名將──納爾遜將軍(Lord Nelson)

為什麼說大家一定看過他的面孔呢?雖然他的名號可能沒有上述兩位如此響亮,但他的蹤影可在英國處處可見。大家最熟悉的,莫非於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前的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上那醒目的紀念柱。在如此代表性地點的雕像,想必他在英國人心中一定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他不僅被視為民族英雄,甚至連特拉法加廣場的廣場也是因為他的功績而命名,以下就讓我們娓娓道來。

決定海上霸權的戰役:特拉法加海戰

 

英法是有名的百年世仇,尤其在拿破崙戰爭期間(1803年—1815年)最為知名。納爾遜因其擔任海軍職舅父的關係,自幼希望出海,在年僅12歲時便加入海軍。他曾經參與過對抗拿破崙的尼羅河戰役及哥本哈根戰役,短短30幾年的海上生涯中,多次帶領英國海軍勝出。

當時,法國拿破崙主宰著歐洲大陸,而英國掌握著海權主導地位;拿破崙戰爭期間,英國對海上進行了封鎖,法國人難以調動海軍資源,最後,拿破崙決定要確保英吉利海峽,因此英法決定海權的一戰,便不可避免地展開。

而在多場海上戰役中,最風光、同時最出名的,就屬1805年的特拉法加戰役(Battle of Trafalgar)了。它不但是19世紀最大的海戰,也是英國「以少擊多」的傳奇戰役。 

肖像畫中可以看到納爾遜在1797年對西班牙戰役中失去了右臂,他曾為此深受打擊。經過半年的休養後,他馬上又回到海上。

十九世紀時,船上的砲口通常設置於左右兩側,所以戰術也通常是先接近敵人後,以平行方式展開砲戰,因此,船的品質與船員的訓練往往主宰了海戰的勝負。

以數量來說,法西聯軍是比較多的(聯軍41艘戰艦,英國只有33艘),於是納爾遜把他的戰艦分成南北兩個部分,以T字型垂直朝聯合軍駛去,試圖破壞聯合軍鐵壁般的陣型。開戰時,雙方僅隔五公里,南邊的一線戰隊在初期寡不敵眾,僅僅過了2小時左右便幾乎全軍覆沒,而納爾遜主帥的北邊部隊,以勝利號(HMS Victory)為首,在風力緩慢海上緩緩向敵軍前進。

在雙方戰艦相距5公里時,納爾遜發布了他著名的命令:

「英格蘭期盼人人都恪盡其責」

(England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 his duty)

納爾遜將軍早已為開戰做了一切準備,但他深知這是場關鍵戰役,激勵英國軍心絕對是必要的,所以,他又以旗幟發出了這條訊號。

納爾遜下令時,是以1800年發明的海上信號旗來表示。左方是英國代表性畫家威廉·透納(William Turner)所繪製的勝利號戰艦,而旗桿上飄揚的旗幟內容,則是這句深深撼動英國人的名言。

大家若參閱下方的解碼,並對照船上的旗幟,會發現旗子上寫著的是「DUTY」最後三字母。他原本想傳達「納爾遜期待每人各盡其責」,但因聽起來太個人化,就改成了「英格蘭」而更顯大氣。

納爾遜下令做假動作,讓敵軍誤判英國海軍要使用水平的陣型。儘管他的戰艦在敵軍的戰艦齊射下有所損傷,他仍親自率領勝利號切進法國的布森陶爾號與較小的敬畏號中間,而讓左右兩側的火炮能對法軍造成最直接、也最絕對性的傷害。

這種非常規的戰術讓計畫進行順利,英國海軍打了個漂亮的完勝,並奪下了敵軍十七艘船。但是,當納爾遜靠近法軍船隻時,被一旁法軍敬畏號上的槍手打中了左肩,子彈穿過肺部並留在體內,造成了無法挽回的致命傷。

由英國畫家Daniel Maclise繪製的納爾遜臨死前的場景,抱住他的即是艦長兼好友的哈代

他被攙扶至船艙,但仍然不時發布指令,他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便要求與旗艦艦長托馬斯.哈代(Sir Thomas Hardy)見面並交代後事。哈代是他一起出征多次的老搭檔,據當時的口述記載,納爾遜交代哈代,「照顧好可憐的Hamilton夫人」,他停頓了一下後再虛弱地開口,「吻我,哈代」,哈代親吻了他的臉頰,他接著說「我已滿足了,感謝上帝,我盡了我的責任」。(原文

當他聽到英國勝利的消息時,才嚥下最後一口氣,同時,這代表英國喪失了一位受人愛戴的海軍名將。雖然英軍獲得了勝利,當他的船員得知他戰死時,也崩潰地痛哭起來。特拉法加戰役的成功,確定了英國在海上的霸權地位,也直接奠定了日後「日不落帝國」的基礎。

在每年10月21日時的特拉法加紀念日,「英格蘭期盼人人都恪盡其責」的旗幟仍然會在勝利號上揚起,它現在仍停在Portsmouth港口供大家參觀。而這句話太過有名,以至於日後英國只要遇到國家大事,便會以本句話的「England expects…」做開頭。

圖為1915年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徵兵海報,引用了納爾遜將軍的名言,希望像特拉法加戰役一樣,讓英國在海上繼續稱霸。
甚至到了2018世界盃足球賽時,媒體也使用了England expects的字眼。的確,對英國人來說,足球確實是攸關民族尊嚴的大事呢!

納爾遜戰死後,船上沒有棺材,為了將他的屍體作防腐保存,船員將他泡在烈酒(蘭姆酒)中,而皇家海軍的酒是由一間叫Pusser的公司提供,從此以後,Pusser蘭姆酒也被稱作納爾遜之血(Nelson’s Blood)

特拉法加戰役讓他儼然成為英國人心中的海軍戰神,許多事物以他的名字為名(例如香港的奶路臣街Nelson Street、一戰時HMS納爾遜號戰艦等等)而到了二十一世紀,他仍然被英國人票選為「最受歡迎的歷史英雄」。他許多相關物品都被保存在倫敦格林威治的海事博物館中,大家路過時,別忘了多看兩眼,緬懷一下這位充滿魅力的傳奇人物!

參考資料

海上帝國:海軍如何「鍛造」現代世界(第2版)(海洋出版社,2017)

Nelson in His Own Words(BBC,2015)

Nelson: The Hero and the Man

The Battle of Trafalgar

A rum deal: The origins of Nelson’s blood

Nelson voted greatest British military hero of all tim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