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有許多有趣的街道名,如果直譯成中文,意思就和英文本意完全不同了。

聖保羅教堂(St. Paul’s Cathedral)北邊的Cheapside,乍看似乎是很“便宜”的意思,但其實源自於英文古語,代表“購買”;教堂東邊的New Change,也跟“改變”沒什麼關係,而是代表著“交易“。附近還有條街名叫Bread Street,直翻成中文後是「麵包街」,不過這條街在翻譯前後意思卻相同,顧名思義,就是販售麵包的街道。

早期的英國,這條街上的居民多是麵包師傅,而當時的法律規定,他們不能在自己家中賣麵包,烘焙好的麵包必須拿到街上販售,這條街也因此成為專門販售麵包的市集。同一區還有牛奶街(Milk Street)、金匠街(Goldsmith’s Street)等等,也都是相同的由來。 

地域廚神gordon ramsay的Bread street kitchen
英國知名地獄主廚Gordon Ramsay。

在麵包街與附近三條街道中間(註1)的這塊地,2010年蓋起了一棟商業大樓兼購物中心,直接以地號取名為新交易巷一號(One New Change)。購物中心裡有不少知名品牌與餐廳,也延攬了擁有16星的米其林地獄主廚戈登·拉姆齊(Gordon Ramsay)進駐,而這間餐廳,跟購物中心一樣,就直接沿用了地址-麵包街的名字,稱作Bread Street Kitchen,雖說如此,餐廳裡賣的卻不只有麵包而已。

 

不像戈登其他的高價米其林星級餐廳,他將Bread Street Kitchen定位在中價帶,價格親民,菜單則是以歐式料理為主,提供早午餐、午餐、晚餐及甜點,也可以在一樓的吧台區品嚐調酒或咖啡。SCOPERS團隊也特地造訪了這間餐廳,今天就來與大家分享這間餐廳的早午餐餐點及餐廳裝潢!

English Breakfast 英式早餐

在英國,說到早午餐,就一定會提到English Breakfast-英式早餐。因為它獨特的餐點內容,成為了一個具有指標性、代表性的英國餐點(也有不少人說,它可能是英國最好吃的食物了)。各家餐廳的英式早餐或許會稍有差異,不過基本食材幾乎都會有:香腸(sausage)、培根(bacon)、兩顆蛋(two eggs)、蕃茄(tomato)、焗豆(baked beans)和吐司(toast),店家可能也會加上像是薯餅(hush brown)、蘑菇(mashroom)或血腸(black pudding)等的配菜。

烹調英式早餐容易嗎?對一般人而言,不外乎就是將食材煎一煎,吐司烤一烤就完成了。實際上,一次要準備這麼多種食材並料理,已經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要將食材烹煮到”好吃“,更需要下功夫。在Bread Street Kitchen中的的英式早餐包含前面提到的基本食材,另外還加上了蘑菇。照片中的這一盤或許乍看之下普通,但實際上吃得出來是花了不少心思製作的。

gordon ramsay's english breakfast
Bread Street Kitchen的英式早餐(The English Breakfast)

通常在英式早餐中會覺得口感偏乾的英式培根,被處理地恰到好處,軟嫩且不油不膩;兩顆蛋可以選擇要炒蛋(scrambled egg)、太陽蛋(fried egg)或水波蛋(poach egg),照片裡的炒蛋當然也是英式風格(註2),順口滑嫩,且口味偏淡剛好可以中和培根、香腸的鹹味。

一般店家的蕃茄會使用烤(baked)或炸(fried)兩種烹調方式,戈登使用烤蕃茄的作法,少許鹽巴和巴西里(parsley)調味,帶出番茄本身的自然甜味;而早餐中的蘑菇更是一絕,與一般店家的切片炒蘑菇不同,這裡的是大朵的煎蘑菇,適當的火侯封住了蘑菇的水分與香味,一用刀切下就能感受到嫩度。

吐司、奶油與吐司架

英式傳統中,烤吐司多半會搭配奶油、果醬一起食用。在福爾摩斯活躍的年代(其實是作者柯南道爾的年代),有經濟困難的家庭經常無法購買奶油,因此有時候就直接吃沒有抹上奶油的吐司,英文中又稱”dry bread“,當時是貧窮的代名詞(註3),不過不用擔心,星級主廚的餐廳Bread Street Kitchen當然會提供奶油跟好幾種果醬來讓你搭配。

將吐司切片,並放在吐司架(toast rack)再上桌(如上圖照片中所示)也是英國的傳統習慣。說到吐司架,並不是我們平日經常會看到的盛裝道具,加上它有各種材質像是銅、陶瓷等等,如果不知道用法,也未曾看過它與吐司同時出現,或許也會被不知情的人誤認成置盤架呢!

如果你不想吃肉...

英式早餐雖然經典,不過對於不習慣早上吃到醃漬肉類的朋友,可能不是最佳選擇。

如果你喜歡鹹食,我們推薦菜單上的”The Full Vegetarian“素食無肉早餐。一樣有兩顆蛋、烤蕃茄及煎蘑菇,肉類則替換成烤哈羅米起司(grilled haloumi), 藜麥菠菜(spinach and quinoa)和糖衣紅蘿蔔(glazed carrots)。哈羅米起司源自賽普勒斯,是具有Q彈口感的起司種類,碳烤後,不但香味更加明顯,也可以取代肉類的飽足感。炒菠菜則搭配了近年健康飲食風潮中流行的藜麥,有別於水煮的澀味。至於糖衣紅蘿蔔,並不是加了糖,而是將紅蘿蔔條外皮烤至焦糖化,裡面的口感則類似烤地瓜一般,自然的甜度完全不會有許多人討厭的“紅蘿蔔味”。

The Full Vegetarian,素食無肉早餐。
圖片右下方為香蕉蜂巢鬆餅。

喜歡以甜食當早餐的話,也可以選擇香蕉蜂巢鬆餅(Ricotta pancakes, banana, honeycomb butter)這一道。鬆餅粉漿加入了起司蛋糕原料中的瑞可達起司(ricotta cheese),讓餅皮更加鬆軟。放上蜂巢奶油(honeycomb butter),淋上香甜的蜂蜜,先讓奶油在溫熱的鬆餅上融化一些,咬下後脆口的蜂巢與奶油的微鹹交織,再加上不膩口的蜂蜜襯托,令人相當驚艷!

這些看似簡單尋常的菜單,能從用料、味道到上菜方式處處充滿細節,不愧是地獄主廚的餐廳。

誰來用餐?

除了嚴選高品質食材帶出食物本身的美味,在餐廳氣氛的營造上也並不馬虎。餐廳的裝潢走摩登雅痞風格,大理石桌、銅桌、黃色/綠色皮沙發和磁磚牆壁帶出復古紳仕情懷,但燈飾與挑高的設計則極具現代感。坐在Bread Street Kitchen用餐,你會發現身邊的客人很多是西裝筆挺的金融城上班族或是在地英國人,還真有一種傳統印象中的英式風格。店裡還有復古的免費快照亭,讓顧客帶回有趣的四格相片作為紀念呢!

餐廳內部裝潢。
Bread street kitchen
餐廳內部裝潢。(照片來源:Bread Street Kitchen)
地域廚神gordon ramsay的Bread street kitchen
一樓酒吧區。(照片來源:Bread Street Kitchen)
地域廚神gordon ramsay的Bread street kitchen
免費的快照亭。(照片來源:Bread Street Kitchen)
從建築可以眺望聖保羅大教堂
從屋頂花園可眺望聖保羅的圓頂。 (搭乘購物中心的電梯至六樓)

用餐後我們也順便問了服務生:「戈登·拉姆齊本人真的會來嗎?」,服務生回答,戈登本人大概一年中會來巡店兩、三次,不過當初餐廳的一切事務(菜單、裝潢等)都是他親自指導進行的。

無論是喜歡這些菜色或是裝潢風格的朋友,別忘了來試試這間餐廳,除了一飽口腹之慾,用餐後還能到頂樓花園欣賞聖保羅教堂的美麗圓頂,或許還有機會見到地獄主廚本人呢!

圖&文/ SCOPERS

註解:

1. One New Change位於Bread Street(東)與附近三條街道New Change(西)、Watling Street(南)和Cheapside(北)中間。

2. 一般炒蛋(scrambled egg)分為英式、法式與美式,有興趣可以參考這裡來看看戈登主廚的宿敵Jamie Oliver的作法(笑)。

3. 沒有抹奶油的吐司”dry bread“,曾是貧窮的代名詞,近代則衍生成形容某人很無聊的意思(例:He is such a dry bread!)。

 

資料來源 Reference:

1. Farley, D(2015).  BBC Travel: Does England make the world’s most delicious breakfast?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bbc.com/travel/story/20150611-does-england-make-the-worlds-most-delicious-breakfast [ Accessed 25 Jan, 2018].

2. Taggart, C(2012). The Book of London Places Names, London: Ebury Press.

3. 關矢悅子(2015). 福爾摩斯的飲食與生活研究, 台北: 城邦文化.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linked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