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許多人想到蘇格蘭與英格蘭的衝突,第一個浮出腦海的是曾經拿過五座奧斯卡的經典史詩片《Braveheart》(中文譯為「勇敢的心」或「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

這部電影細細描寫了蘇格蘭民族英雄威廉.華萊士(William Wallace)的生平與他勇敢的革命事蹟,被斬首前渴望自由的吶喊「Freedom」更是讓不少觀眾潸然淚下。幾百年來,華萊士的精神不斷被蘇格蘭人們傳唱,而透過1995年由梅爾吉勃遜主導兼主演的《Braveheart》,威廉.華萊士的名號更是傳到了世界各個角落。

不過,當觀眾為了劇中人物曲折的命運嘆息時,往往不會察覺──電影中許多勾起我們情緒的橋段,竟然在歷史上通通沒發生過。甚至有蘇格蘭網友評道:「他們做對了幾件事──有個國家叫蘇格蘭,另一個國家叫英格蘭,還有一個人叫威廉•華萊士,除此之外幾乎都是錯的」

為什麼這部劇引起如此強烈的批判呢,讓我們從劇的背景開始聊起。

braveheart_characters
《Braveheart》中出場的主要歷史人物

金雀花的時代:英格蘭首度嶄露頭角的歲月

首先,我們先看看這個年代的英格蘭。

統治英格蘭的叫作金雀花王朝(House of Plantagenet),是個源自於法國安茹的王朝,總共統治英格蘭三百多年,造就英格蘭中世紀時最強大的黃金年代。

現今我們熟悉的許多英國文化與制度都是在這個時期形成,例如首次限制君王權限的《大憲章》、寫出《坎特伯里故事集》的喬叟、英格蘭的騎士精神。就連學問的殿堂──牛津、劍橋大學,都在這個時期成立。

隨著國力不斷往上攀升,英格蘭對蘇格蘭的威脅也日漸加重。

野心勃勃的英格蘭王:長腿愛德華

金雀花王朝最出名的君王大概就是愛德華一世了。這位愛德華一世驍勇善戰、人高馬大,所以又被稱為「長腿愛德華」(Edward Longshanks)。他還有另一個稱號,叫「蘇格蘭之槌」(Hammer of the Scots),聽到這稱號大概不難想像,這人對蘇格蘭的威脅有多大了吧?

他在統治期間將威爾斯納入版圖,並不斷對北方那一大片的蘇格蘭領地虎視眈眈。

 一開始,他想扶植一位魁儡國王並間接統治蘇格蘭,但漸漸地,愛德華一世開始設置法律機構,要對蘇格蘭進行最直接的統治。加上蘇格蘭當時面臨繼承問題,國內一片混亂,愛德華便出兵攻打蘇格蘭,並將象徵蘇格蘭王權的「加冕石」奪走,送至西敏寺,放置在英王加冕時使用的寶座之下,以彰顯英王擁有的統一主權。

右圖為位於西敏寺的加冕王座,座椅下的灰色時透便是Stone of Scone,又稱「加冕石」或「命運之石」,許多人認為愛德華並沒有帶走真正的加冕石。而安置在西敏寺的那塊,現在已歸還給蘇格蘭,並存在在愛丁堡城堡中。

在這種歷史背景下,蘇格蘭人怎麼不怨恨英格蘭呢?

西敏寺與加冕石

英雄出場:威廉.華萊士與蘇格蘭革命

在歷史上對華萊士的記載不多,只知道他是出身在蘇格蘭倫弗魯郡(靠近格拉斯哥)的仕紳世家。

依據蘇格蘭當地神職人員Walter Bower的編年史記載,華萊士的外貌「有著像巨人般身體的外貌,寬大的臀部,強壯的手腳,四肢都非常結實強壯」

開響蘇格蘭起義第一槍的,是一場名為「Action at Lanark」的事件,在史書中,並沒有對這起事件做太詳細的記載,只知道在一位名為William Heselrig地方官的法庭上發生了一些爭執,而華萊士顯然對此事相當不滿,便召集了些人馬,回頭殺了這位William Heselrig,並放火燒毀房屋。但這不僅是單一的一場口角事件,而是爆發日後一連串衝突的導火線。華萊士日後又聯合當地另一貴族,突擊斯昆,趕走由英格蘭人指派的大法官William de Ormesby,漸漸奠定了他在蘇格蘭革命中的領導地位。

他前前後後經歷了不少場突擊,最有名的一場戰爭,莫過於史特靈橋之役(Battle of Stirling Bridge),勇猛的蘇格蘭士兵打敗了裝備精良的英格蘭軍,是蘇格蘭史上一場光榮地以寡敵眾的戰役,而威廉.華萊士也因這場戰役成為蘇格蘭的護國公(Guardian of Scotland)

但是,好景不常,華萊士成為護國公不久,在隔年的福爾柯克之役(Battle of Falkirk)便嚐到了失敗的滋味。後世史學家評道,雖然華萊士擁有個人魅力,是個優秀的游擊領袖,但缺乏系統性指揮軍隊組織的能力。這場戰役中,華萊士不幸落敗,雖然戰敗後他仍持續進行游擊活動,但七年後,華萊士在格拉斯哥被捕並交給長腿愛德華,革命之夢化為泡影。

1305年8月23日,華萊士被送到威斯敏斯特大廳,他被起訴並被判處死刑。他的罪名是「國王的叛徒」,所以甚至沒必要進行審判。但華萊士本人否認了叛徒的罪名,他說:

「我不曾背叛愛德華,因為我從未效忠於他」

華萊士被背叛後落到愛德華手中,並且在倫敦被處以車裂之刑

還原《勇敢的心》真實歷史的樣貌

《Braveheart》這電影很有名,但其錯誤之多也很有名。

電影中許多情節都與現實有許多出入。在2009年時代雜誌評選出「最不符合歷史的電影」排行時,這部片竟然高票當選第二名!

其實,本片的編劇蘭德爾·華萊士(Randall Wallace)早也在訪談中提過,許多橋段並不是使用史料,而是以15世紀時的一部史詩詩歌《The Knights of Elderslie》當作靈感來源。這部史詩是由一位人稱盲眼哈利(Blind Harry)的吟遊詩人,四處蒐集關於這位蘇格蘭英雄的事蹟而匯集而成。

那麼,我們來一一分析,電影中到底有那些史實失誤呢?

華萊士的出身背景

他確實是個蘇格蘭英雄,也確實組了游擊隊去攻擊英格蘭士兵。但是否有電影中的殺父之仇、是否有妻子被侮辱這些情節,則沒有人知道。

真的有初夜權?對中世紀最大的誤會!

在《Braveheart》裡,婦女的初夜權是劇情重要的轉折點。這個殘忍的命令讓華萊士認識到,當敵人來襲時,就算能一時苟且偷生,也躲不了永遠。

中世紀的領主們確實有許多特權,而農奴們當時也確實屬於領主們的「財產」。比方說,若一位叫做「亨利」領主的女僕「安妮」過世了,那位農奴的墓碑上不會寫上「安妮」,而是寫著「亨利的女僕」。由這個例子中可以看出,中世紀的社會階級是多麼不平等。

但是,這樣的領主們,就可以對農人為所欲為嗎?

的確,如果想要對侵犯農奴們,領主們根本不需要找藉口,甚至有些領主們會與女僕生下私生子,而女僕們要出嫁時,往往也需要徵求領主們的同意。

只是,在歷史學家的紀錄中,沒有證據能證明這種做法存在過。就算領主們私下可能強姦、或暴力對待婦女,也沒有明確證據顯示任何一位國王曾封給貴族們初夜的權力。

況且,真正寫下的「初夜權」三個字的,是16世紀的歷史學家赫克托•博斯(Hector Boece),他宣稱,在蘇格蘭,這種習慣已經維持了好幾個世紀。但由時間先後推斷,這樣的「初夜權」可能也只是後世人們對「暗黑時代」中世紀的一個誤會吧!

長腿愛德華:他真的如此邪惡嗎?

電影中的長腿,是個面貌猥瑣,心狠手辣的國王(倒不如說,電影中的英格蘭人沒一個好人)但歷史中的他,至少對英格蘭人來說,是位優秀的君王。

愛德華與艾莉諾的肖像

他人高馬大,換算成今日的身高大概有188公分;他能文能武,外能擴大版圖,內能穩固內政。在他的統治期間,召開了模範議會(Model Parliament),將原本只有教士、貴族的議會首度納入自由民(非貴族但也沒有奴隸身份的一般庶民)參與,吸收市民代表參政,奠定了日後英國下議院的雛型。另外,約束國王權力的《大憲章》在數十年間不斷修改後,也是愛德華一世將它修訂完成,而這部《大憲章》的內容,至今仍是英國的有效法律。

另外,長腿也是著名的癡情男子。他與第一任妻子卡斯提爾的埃莉諾(Eleanor of Castile)感情如膠似漆,總是形影不離,甚至連愛德華東征以色列時,埃莉諾也隨著他一起遠征,在充滿政治聯姻與算計的漫長歐洲史中,可說是難得的真愛夫妻。(圖:愛德華與艾莉諾)

艾莉諾比愛德華早去世,傷心的愛德華在英國各處設置「艾莉諾十字架」以紀念他最愛的妻子。其中最有名的一座便是倫敦查令十字(Charing Cross)車站外那座紀念塔。

晚年的愛德華過得並不順遂,失去心愛妻子的他,還要繼續面對蘇格蘭風起雲湧的反抗,他被羅伯特.布魯斯反擊,但自己的兒子愛德華二世不成材,無法帶兵,以至於他高齡70歲時仍要親自帶兵征討蘇格蘭,最後戰死於蘇格蘭邊界。(沒錯,電影中愛德華二世的評價很差,這倒是真的)

這樣的長腿愛德華,是不是有點刷新了你的印象呢?

不是可憐少女而是「母狼」:法蘭西的伊莎貝拉

談了長腿愛德華,接下來不得不提到他的兒子──愛德華二世與妻子伊莎貝拉。

愛德華二世是個現在公認的同志,但身為王位繼承人,他不得不與女性結婚並且留下後代。他的評價不是很好,在位期間,他因自己的喜好讓數名寵臣(沒錯,就是據說與他有感情的男性們)參與重大政治決策,因此得罪的一大票貴族們;又與寵臣朝夕相處,冷落妻子伊莎貝拉。長久下來,英格蘭的貴族們與伊莎貝拉對愛德華二世產生強烈不滿。

伊莎貝拉在一次前往法蘭西談判時,遇到被愛德華二世放逐到法蘭西的羅傑‧莫蒂默(Roger Mortimer),兩人天雷勾動地火,又勾結起來,反對愛德華二世。

1326年,伊莎貝拉與情夫莫蒂默帶兵回到倫敦,這個時候,倫敦已經沒有貴族站在愛德華那一邊,倫敦的一般市民也紛紛倒戈,轉為反對國王一方。最後,伊莎貝拉與貴族這一邊取得勝利,國會將國王廢黜,並監禁在威爾斯的巴克利城堡。有小道消息說,愛德華二世最後被燒紅的烙鐵插入肛門凌遲致死,而這也是伊莎貝拉下的命令。

愛德華二世被處死
坊間對愛二的死活仍有不同見解,圖為他被處決的場景

電影中的伊莎貝拉,溫柔可人、充滿對弱者的同情,還欣賞華萊士超凡的骨氣。現實中的伊莎貝拉,雖然聰明、美麗,卻離「溫柔」相去甚遠。另外,華萊士被處死時,她才剛與愛德華二世在法國成婚,兩人在幾乎是不可能見過面。

雖然在電影中,這樣英雄配美人的橋段,往往能激發觀眾的不捨與同情,但這個角色確實與始時相去甚遠。唯一與真正的伊莎貝拉相同的一點,大概是「出公差時愛上反對英格蘭王室的人,並提供助力」了吧!

本片最佳背鍋王:羅伯特.布魯斯

最後,我們來談談本片「最佳背鍋王」羅伯特.布魯斯。

布魯斯跟華萊士確實是同個年代的人,以確實都是蘇格蘭獨立的推手。但是,兩人帶領的是兩支完全不同的軍隊,距離上也沒有重疊過,所以可以肯定地說,兩人可能根本沒有見過面。

再來談談電影中布魯斯最令人詬病的「背叛」。

確實,在戰爭初期,布魯斯是效忠英格蘭長腿愛德華的。他在蘇格蘭的勢力穩固,很大的原因是與英格蘭方的關係不錯。但是最後他也「背叛」了長腿愛德華,在華萊士被處決後一年,羅伯特布魯斯自行加冕為蘇格蘭王羅伯特一世,加入蘇格蘭的起義,一起與蘇格蘭人反抗長腿的統治。

這時候,英格蘭決定要徹底消滅羅伯克布魯斯,展開了一場決定性的一戰。

班諾克本之戰:被套用到電影中的戰術

這場戰役是第一次蘇格蘭獨立戰爭的關鍵戰役,也是蘇格蘭歷史上有名的以寡的眾的勝仗。蘇格蘭約5,000 – 10,000人參戰,而英格蘭軍隊估計是蘇格蘭的2.5倍。

雖然英格蘭人多,裝備也比較精良,但是羅伯特布魯斯是個深謀遠慮的人,他也吸收過往華萊士的失敗經驗,將蘇格蘭兵與地形優勢發揮到最大。

英格蘭騎兵首先先把蘇格蘭騎兵打得落花流水,蘇格蘭騎兵轉身就逃,英格蘭人看到這樣場景當然興奮,所以馬上追擊了上去。

但是,蘇格蘭人看起來好像落荒而逃,實際上他的正在暗暗地引誘英格蘭騎兵到是先挖好的溝渠上,英國騎兵就這樣栽到了溝渠下,但溝渠下遍布著滿滿的尖木樁,許多英軍就這樣當場死亡。

就算沒有落到溝渠裡,這群騎兵接下來面對的是一群蘇格蘭重步兵,這些重步兵多半是高地人,驍勇善戰,也都是用長茅的高手。當英軍想要勒馬時,卻因速度太快而無法剎車,英軍們就整排直直衝向那一堆長茅陣。

英軍被殲滅9000人,英國人從來沒有在一天之內死過這麼多人。他們主要是依靠長矛兵消災了騎兵和弓箭兵組成的強大軍隊,這應該視為戰爭史上的奇蹟。

為什麼要提這段呢?因為這段電影中也被寫成是華萊士的戰略呀!

布魯斯不但沒有背叛華萊士,還是獨立戰爭的大功臣。雖然華萊士確實被背叛而落入長腿愛德華手上,但背叛他的是貴族約翰·德門蒂斯(John de Menteith),跟布魯斯可說是毫無關聯。

回到片名,「勇敢的心」到底是誰的心?

羅伯特布魯斯埋於修道院的心臟

最後,我們回到片名,「勇敢的心」到底代表什麼?

第一次看電影時,我以為片名指的是華萊士不屈的意志,殊不知這個「心」還真是一顆活跳跳的心臟!

布魯斯死後,一名追隨他的騎士道格拉斯將布魯斯的心臟帶去耶路撒冷埋葬。正當道格拉斯在西班牙時,他參與了一場對異族的戰鬥。當他浴血奮戰時,他掏出了這個裝有布魯斯之心的盒子,奮力向前一拋,並放聲喊到:

「向前衝吧!就像你以往做過的那樣。道格拉斯將追隨或戰死」

(Now pass thou onward as thou wert wont, and Douglas will follow thee or die

最終,道格拉斯戰死沙場,布魯斯之心由另一名騎士帶回蘇格蘭,並且安葬在蘇格蘭的梅爾羅斯修道院 (Melrose Abbey),直到現在,仍有無數蘇格蘭人前來參拜。

雖然花了長長的篇幅指出《Braveheart》與史實不符的地方,但這不失為一部娛樂性高、場景震撼的好電影。最後,如果對這個主題有興趣,也歡迎點入以下連結收聽《倫敦派放送》討論這部電影的單集,希望今天的分享,可以讓大家透過電影,更加了解蘇格蘭囉!

You might also like……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google
分享在 linked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